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 战争片 > 他们讲的是一座山啊! 那天晚上全都疯玩 正文

他们讲的是一座山啊! 那天晚上全都疯玩

2019-09-23 14:34 来源:眉豆花生猪蹄汤网 作者:雌猪 点击:524次

  那天晚上全都疯玩,他们讲没人喊回家睡觉。大人也玩,小孩也玩。

练了一段时间,一座山就让我们上团陂。还有男的呢,也是几个大队的,说是我们一个大队的。拎到马连店卖,他们讲不值钱,才几块钱,觉得不值,干脆拿回家吃了。

  他们讲的是一座山啊!

一座山林 白林白的《妇女闲聊录》是由217个片断组成的,他们讲它暗寓着世界的整体性已经被彻底粉碎。在后现代主义者的眼里,他们讲世界只不过是由无数的碎片拼凑成的。这也就是后现代派为什么热 衷于碎片处理的原因。施奇克尔说:“我们在片断中感知,在片断中生存,也必然在片断中死去。”林白对于后现代有一种天然的亲近,所以我对她完全采用片断的方式来结构长篇小说一点也不感到惊奇。林白在这部小说中采取的方式要说简单也很简单,一座山她选定了一位乡村女子,一座山显然这是一位口齿伶俐、能说会道的女子,让这位女子在无所约束的状态下讲述自己的经历和见闻。这种方式说起来也不新鲜,曾有一些作家做过类似的口述实录体的实验。而且文学中的口述体恐怕还来自于历史学界。口述历史被作为挑战传统历史观的重要方式,就在于倡导口述历史的学者们意在通过口述历史来达到重新阐释被阶级、种族矛盾冲突所强制的历史,因此口述历史的对象往往是社会的弱势群体,是游离于权力中心之外的民间。但在口述历史中,叙述者始终是被动者,口述历史最终必须通过组织者的理论之网的筛选,而在《妇女闲聊录》中,林白看上去处在被动的位置,她创造了一个意识形态真空的环境,使得那位叫木珍的女子在释放了一切精神压力的状态下自由地宣泄,从而达到了巴赫金所说的民间语言的狂欢。林白逃逸中心的企图最需要这种狂欢精神的鼓励,因此她会沉浸在木珍的宣泄里,她所感应到的也是宣泄中的狂欢。她说:“我听到的和写下的,都是真人的声音,是口语,它们粗糙、拖沓、重复、单调,同时也生动朴素,眉飞色舞,是人的声音和神的声音交织在一起,没有受到文人更多的伤害。”林白以自己的方式复制了木珍叙述中的狂欢精神。

  他们讲的是一座山啊!

林师傅回家通知要念黄经,他们讲这是很大的事,年成不好,要念黄经渡灾。林师傅每年五月二十五生日,一座山叫“赶生”,就是拜寿,“办生”,就是做生日。

  他们讲的是一座山啊!

他们讲另卷:在湖北各地遇见的妇女

另一个婊子是我们王榨的,一座山她交了个男朋友,男朋友上大学了,不要她,她就跳河死了。我就约一个孩子一起看看去。我们一看,他们讲说这不是死人,他们讲我们小学五年级课本上有,这叫骨架,人家肯定是上自然课用的。其实那孩子也知道,她是吓人。

我就在那补票。那女的根本不用补,一座山她的车没来呢,是对开的,从北京开往天津的。我们是过路的车。是开往哈尔滨的。我就在那等车,他们讲后来那店里的两个女的出来就跟我聊天。说,他们讲这是你儿子啊?我说是。她们就说,哎呀,你真年轻!我说年轻个什么呀,都快四十岁了。她说你是从北京过来的呀?我说是。她说,你们两口子在北京打工啊?我说不是。我说她爸爸在家,还有一个女儿,他带着女儿在家。他说那你为什么不把你儿子弄到北京去呢?我说他这师傅挺好的。就让他师傅带着吧。她们又问师傅叫什么,我说我只知道姓潘。那两个女的就知道了,说了他的名字,我也记不住。那两个女的说,是是,他挺好的。又问我怎么进城,我说坐175。

我就在那看这腾孵小腾。没觉得怕,一座山一点都不怕,我还不知道二婆为什么要哭,不就是死了吗。我就坐上去了,他们讲他踩得挺快的,他们讲就一两分钟就到了。我想就这么点近啊!不过心里还是挺高兴的。他指点我就在那。我一看,怎么那么小!不像北京的公交车那么大。我还有点怀疑这车是不是上杨柳青的。后来就看到那车上的玻璃写着,有到杨柳青的。

作者:白肩雕
------分隔线----------------------------
头条新闻
图片新闻
新闻排行榜